英国上诉法院裁定投资移民融资合法


08 Sep
08Sep

前言

英国上诉法院日前裁定,对投资移民计划中贷款资金使用的某些限制,并不代表申请人不能控制这些资金;而要求贷款必须投资于特定公司,也不代表贷款申请人对资金缺乏自主权。Regnine Wang和Anor 起诉内政部国务秘书案例[2021] EWCA Civ 679(2021年5月11日)

王女士上诉个案的背景资料

王女士及其儿子作为英国第一级(投资者)移民的申请人,从一家金融机构借款100万英镑作为投资资金,并将其中至少75万英镑投资于一家符合投资移民条件、活跃且在英国注册的贸易公司。她与这家公司签订了一项协议,该公司向她出售了一款旨在满足投资移民要求的产品,这是一项出售给她和其他100多名投资者移民签证申请人的计划(以下称“Maxwell/Eclectic计划”),其中100万英镑是从麦克斯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称"MAM")借来的,并通过可转换贷款投资于“Eclectic”资本有限公司(以下称"Eclectic")。 其后英国内政部拒绝了王女士和其儿子的居留申请,理由是“MAM”的贷款不是她拥有/或控制的收入,而且对“Eclectic”的投资也不是一项合格的投资。其后王女士的行政复议申请亦未获通过,并一直遭到拒绝。后来,高等行政法庭的司法复审亦被驳回,王女士最后向上诉法院提出了上诉。 “Maxwell/Eclectic计划”被推销给很多潜在的投资者移民,整个计划由三项协议文件组成,即:(1) “MAM”与移民投资者之间的贷款融资协议,根据该协定,“MAM” 向移民投资者提供100万英镑(或500万英镑)的贷款,(2)移民投资者与“MAM”的母公司麦克斯韦控股有限公司(Maxwell Holding)之间的服务协议,以及(3)移民投资者作为贷款人和“Eclectic”作为借款人之间的贷款协议,根据该协议,移民投资者通过五年期贷款将100万英镑投资于“Eclectic”,可按 “Eclectic”的选择转换为股权。

贷款公司“MAM”的运作摸式

“MAM”2007年在英国注册成立、受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监管,是有资格作为 “英国监管金融机构”的贷款公司,其唯一董事是俄罗斯公民Dimitri Petrovich Kirpichenko(以下称"DK")。“MAM”于2017年提交的文件表明,虽然设立该公司时声称是为了投资俄罗斯证券交易所,但它并没有任何相关投资行动。“MAM”的业务主要是向个人提供贷款,当时显示的贷款总额约为1.12亿欧元。“MAM”在2017年的年报和财务报表中披露,其为麦克斯韦控股的全资子公司,最终控制权掌握在唯一董事“DK”手中。“MAM”的股份并不总是由麦克斯韦控股公司100%持有,并在早期直接由“DK”和他的妻子Nika Kirpichenko(以下称"NK")、也是俄罗斯公民,共同持有。而麦克斯韦控股公司是一家在塞普勒斯注册的公司,也是由“DK”和“NK”拥有和控制。 “Eclectic”公司是在2013年6月,根据泽西岛法律注册成立的,“NK”始终是其唯一的董事,公司的一百股全部为“NK”所有。2014年6月,“Eclectic”将股本分为普通股和优先股,并且修订了公司章程。普通股仍归“NK”所有,优先股则构成移民贷款转换的权益,投资者有权获得股票名义价值每年2%的股息,股息将推迟到股票赎回的之前或购买日期的第六年支付。此外,“Eclectic”有权随时赎回优先股,但优先股的持有人未经普通股东(即“NK”)同意,不能在六年之前赎回优先股,且这种赎回也是名义上的价值。优先股的持有人没有表决权,未经普通股(即“NK”)拥有者同意,不得出售、转让、质押、收费或以其他方式处置股权。其后,“Eclectic”对公司章程又作了进一步修改,将现有优先股归类为A类,另再发行B类优先股,B类优先股每年只享有0.00001%的递延股息,与A类优先股一样按六年递延支付。

“Eclectic”投资计划的资金流向

“Eclectic”的特许会计师 Sarmand Global提供了一张清单,详细列出了 “Eclectic”截至2016年6月30日的投资情况──投资总额为111,127,038欧元,其资金全部投资于俄罗斯的公司。会计师解释道,“Eclectic”的主要商务活动是证券交易,此后重点转向了英国的酒店(酒吧)和媒体活动。此外,“Eclectic”截至2017年6月30日的账目显示,“Eclectic”已投资了五家子公司,分别是Holborn葡萄酒酒吧有限公司、Eclectic画廊有限公司、Portobello葡萄酒有限公司、AAT实验室有限公司和S.A.I.D (英国)有限公司。 “Eclectic”画廊有限公司的资产为7,934欧元,凈负债为2,766欧元;Portobello葡萄酒有限公司是一家处于休眠状态的公司,其资产负债表上只有100英镑;AAT实验室有限公司的流动凈资产约为20万欧元,凈负债总额为233,000欧元;最后的S.A.I.D(英国)有限公司的流动凈资产约为59,500英镑,凈负债约为466,000英镑。除了Holborn葡萄酒酒吧之外,“NK”都是这些公司的董事或股东。 2014年1月20日,当王女士与“Eclectic”签订贷款协议时,其主要商务活动是证券交易,截至2016年6月30日,此类投资几乎全部投资于俄罗斯的公司。尽管账目中提到英国将进入酒店和媒体活动,但它并未构成其业务的任何实质性部分。超过100名投资者移民签证申请人参加了“Maxwell/Eclectic计划”,他们无一例外地将“MAM”借出的资金投资于“Eclectic”。 王女士于2013年10月23日与“MAM”签订了贷款协议,并与麦克斯韦控股公司签订了服务协议。虽然她于2014年1月20日与“Eclectic”签订了贷款协议,但从未收到“MAM”在贷款协议中的货款;相反,根据她与“MAM”签订的贷款协议,她已书面同意“MAM”直接付款予 “Eclectic”作投资。根据贷款协议第2.1条,“MAM”同意根据条款向王女士提供100万英镑的贷款;根据贷款协议第2.2条,该贷款的目的是使王女士能够满足英国边境管理局对第一级(投资者)签证的要求。根据王女士与“MAM”之间的贷款协议,她从未收到贷款的资金,这些资金是直接支付给“Eclectic”的。 对此,英国内政部和上级法庭都认为,“MAM”借出的资金并不属于她能控制的范围,因为她没有自由选择权。此外,他们还发现,该投资不是合格投资。 王女士其后在上诉时提出了三项上诉理由:(1)首先,上级法庭在裁定内政部有权根据裁决中确定的理由作出结论:认为王女士无权控制资金的使用,这在法律上是错误的:(2)上级法庭错误地认为,内政部有权根据客户服务协议作出结论;(3)决策者无权作出结论,上级法庭排除了“Eclectic”的投资为合格投资,却忽略了它其实是投资企业四个实体其中之一的事实。

接纳上诉的主要理据

英国上诉法院接受了王女士的上诉。大法官Popplewell认为,从占据大部分争论的问题入手是最方便的,也就是说王女士选择使用贷款资金是否仅限于对“Eclectic”的投资,或者更准确地说,内政部对此的结论是否合法,是本案重点。 法庭判词指出,从“MAM”作为贷款人的观点来看计划的性质,以及其母公司麦克斯韦控股(Maxwell Holding)在商业方面可以等同于“DK”和“NK”,这一点很重要。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这些安排允许像王女士所主张的那样,投资任何公司, “DK”和“NK”将向未经调查的个人提供超过一亿英镑的贷款,名义上是五年内固定利率为3%,但实际上只是作为每个移民需投资20万英镑的预付费用的回报,20万是支付名义上收取的利息,但不包括偿还本金,甚至可能不代表货币的商业回报率。在偿还债务方面完全没有安全保障,如果投资是为了达到第一级移民计划的目的,那么几年内肯定是无法偿还的。 因此,大法官认为,这些贷款安排没有任何商业意义,除非贷款在实践中需要投资于“Eclectic”。“DK”和“NK”不仅通过随时保持对贷款的控制来获得贷款,而且还因此规定了商业条款,确保资金获得商业回报率,在该计划的100多名参与者中,每一个都是投资在商业上完全没有吸引力的“Eclectic”。如果他们对贷款资金的使用有任何选择,就不可能倾向于这种投资,站在这个角度看,内政部的观点并非不合理。

英国上诉法院接受了王女士的上诉,认为高等行政法庭和上级法庭在王女士的案件中要求她清楚了解《移民规则》中有关控制一词的含义,是超出了她合理的主观判断范围,对她是不公平的。

《移民规则》中有关"控制"一词的含义

但是,有必要确定《移民规则》中有关"控制"一词的含义,以厘清这些钱是否"完全"在王女士的控制之下。现根据Odelola起诉SSHD [2009] UKHL 25和 Mahad起诉ECO [2009] UKSC 16案例的判词,再以《移民规则》为背景客观地解释这些词语的普通含义。 此外,在申请人Pokhiryal起诉SSHD[2013]EWCA Civ 1568一案中,对于移民规则在很多方面的模棱两可,英国高级行政法院在正式发布的指南中表示,要采用更有利于申请人的宽松解释。 然而,不允许依靠无关材料更严厉地解释《移民条例》,或解决对政府有利的含糊不清问题。 Popplewell大法官表示,《移民规则》的表述极其令人费解,在投资之前,英国资产或贷款权利必须完全由申请人控制这一要求,需要对其贷款目的加以解释,控制的概念旨在获得投资资金。《移民规则》原本对“控制”要求的目的,是确保英国资产或贷款权利申请人的个人可用性。所以上级法院才裁定王女士不能控制她的贷款收益,就是因为贷款用途受到限制的理据。但"控制"一词的自然含义,表示申请人与有关资金之间的关系,而不是资金的用途。

限制资金用途不会对控制资金造成关键影响

Popplewell大法官指出,对用途进行某些限制不会对资金是否在申请人的控制之下造成关键影响。贷款协议中往往会载有限制用途的条款,任何此类贷款都会这样做。对“控制”的辩论决定了上诉的理由是否成立,因此已没有必要考虑就这些理由提出的其他论点。英国高等行政法庭和上级法庭对"控制"作为法律问题进行辩论时,将"控制"视为针对用途限制,而不是针对个人可用性,因此将 “MAM”贷款必须用于投资“Eclectic” 的(正确和合法)结论,视为对王女士申请是否批准的关键因素。 接着,上诉法院将注意力转向了是否属于合格投资有关的辩论。法官引用了在Mudiyanselage起诉SSHD [2018] EWCA Civ 65和EK(象牙海岸)起诉高等行政法庭[2014] EWCA Civ 1517案例中的判词,这两起案件确定了简化有关申请的流程,以便内政部能够按照明确的客观标准公平和迅速地处理大量移民申请,这也是最符合申请人利益的。 因此,上诉法院认为,明确客观标准、可预测性和尽量减少主观判断同样重要。投资移民与许多其他移民一样,可以根据移民规则规定的权利作出重大的个人决定,不仅在进行财政投资方面,而且在安置自己及其家庭方面,如果移民规则模糊和复杂,将使他们很难作出准确的判断和决定。英国高等行政法庭和上级法庭在王女士的案件中要求申请人寻找这种不精确概念的局限性是很不公平的,也超出了她合理的主观判断范围。

不当的移民规则导致了本可避免的诉讼

在本案中,“MAM”的投资计划确实令人反感,它允许“DK”和“NK”控制资金流通,通过麦克斯韦控制,再通过“Eclectic”收回资金,名义上通过移民名义,但在实践中这些移民没有任何控制权,没有投资任何一个包括货物和服务的实体。该计划与移民规则要求申请人作为高净值个人,需要在英国进行大量金融投资的目的明显相冲突。这就是《移民条例》模糊不清所导致的结果,投资移民如果利用《移民条例》条款所允许的,就不能批评他们,法院只能根据实际决定来裁决上诉。有关移民规则需要大幅改善。上诉法院就此再提请注意《移民条例》起草质量的问题,特别是在投资移民领域。 此外,法院提请注意Hoque起诉SSHD[2020]EWCA一案中法官Dingemans的判词,「不当的移民规则导致了本可避免的诉讼」。

本案清楚表明,代表公共利益的政府,遭受的影响其实与个别移民一样大。

事实上,本案亦清楚表明,代表公共利益的政府,遭受的影响其实与个别移民一样大。 总的来说,上诉法院对《移民规则》的模糊不清极为不满,这一判决将对参与类似计划的其他申请人、甚至包括普通法体系下的类似投资移民计划的国家都会产生决定性影响。 这一判决,对于英国内政部来说,是一把双刃剑;对申请人来说,却是一条非常有利的双向通行路。

评论
* 电子邮件将不会发布在网站上。